所長信箱   紀檢信箱

産業政策:两会声音|关于成果转化,中科院代表有话说

時間:2019-03-27  來源:文本大小:【 |  | 】  【打印

  前言:成果转化是科技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也是让政府、科研機構、科学家头痛的难题。 

  爲解決這一難題,政府多次頒發《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實施<科技成果轉化法>若幹規定》、《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方案》等各種政策。 

  今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也印发《关于抓好赋予科研機構和人员更大自主权有关文件贯彻落实工作的通知》,提到要明确科研人员获得成果转化收益的具体办法等内容,旨在促进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 

  正在進行的全國兩會對此話題也表現出高度關注與重視。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充分尊重和信任科研人员,赋予創新團隊和领军人才更大的人财物支配权和技术路线决策权。 

  中科院各參會代表也紛紛建言獻策,提出各種意見與建議。 

  改善激勵機制,提升成果轉化積極性 

  如何調動科研人員積極性、打通成果轉化的各個環節,正成爲多方關注的焦點。近年來,全國各地旨在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的政策密集出台。通過提高股權獎勵限額、允許研發核心骨幹持有更多股份等措施,科研人員推動成果轉化的積極性的確有明顯提高。 

  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正高級工程師高昌慶表示: 

  “盡管有大量用于成果轉化的資金,但若激勵政策或機制不明確、難落實,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必然受到限制,投入的資金也就白白浪費了。 

  從前科技成果入股的股權獎勵最高限額是30%,如今最低是50%。去年,我們單位新成立公司十余家。 

  單位持有的股權金額顯著增加,科研人員持有的股權更是飛速增長。科研人員的口袋鼓了,投資、消費的信心就有了。” 

  全國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長沈仁芳今年帶上全國兩會的議案,就提到鼓勵以許可、轉讓替代科研單位技術入股的技術轉移模式,沈仁芳說“若采用技術入股,可以借鑒‘股權+資金的方式,对科研機構可持有的股權,由研发团队或团队负责人现金回购,将该单位在孵化企业中的股權权益转变为债权权益,使技术权属、股權权益更加清晰。 

  提高專利质量,从源头增加有效供给 

  全国政协委员、中國科學院院士丁奎岭针对專利质量普遍不高、科研成果转化率低的现象,提出了质疑:“在国内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转化率能达到10%就不错了,科研人员申请了那么多的專利,驱动力是什么?是真的需要进行知识产权保护,还是因为评价体系需要通过專利来评职称、进行项目结题呢? 

  丁奎嶺對加強科研成果轉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需要更加务实的科研评价体系,專利申请不是简单的只看数字,更要注重專利的有效性、内涵和价值。 

  当前專利含金量低,源头是科技创新有效供给不足,这要从原始创新能力上找差距、补短板,加强基础研究和核心技术攻关。 

  同時要通過政策制定掃清障礙,進一步激發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同時在科技成果轉化和實施的具體操作過程中保護好科研人員。” 

  重視收益歸屬與專業平台,讓需求與技術“面對面” 

  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之路是否通暢決定著科技創新工作的成敗。 

  要加快创新成果转化应用,就必须彻底打通关卡,打破实现技术突破、产品制造、市场模式、産業发展“一条龙”转化的瓶颈。 

  依据專利法等相关法律,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属于科研人员所在单位。目前我国科研人员绝大部分科技成果还属于职务性成果。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副所长种康表示“怎样把这个职务性的成果从研究機構转移出去,是目前成果转化要关注的问题。”他认为,国外的一些高校会依托专业的成果转移转化機構,而国内更多的是在研究所和大学内设立成果转移转化办公室,在了解本单位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和需求方进行对接。 

  既了解科研项目中的技术,又能明确市场需求,且对所处行业乃至国家政策、投资信息有较为准确的把握。若有提供相应专业服务的成果转移转化機構,势必减轻科研人员负担、进一步激发其积极性。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周玉梅说:“如果想把成果转化这件事做成,就需要主动去了解需求。一个成果研发出来以后,为了适应需求,可能还需要进一步打磨。如果依托成果转化中心或平台这样的機構去做二次开发或是孵化,科研人员也会少操心。”但据统计,我国2000多家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中,设立专门技术转移機構的不到1% 

  培養技術經紀人,壯大成果轉化專業人才隊伍 

  “其实各个行业千差万别,推动成果转化涉及的专业知识也是多方面的。”周玉梅表示,“但现在来看,科研成果的拥有者更认同的是转移转化专业機構的作用而非其价值,导致这种专业機構的盈利模式还不明朗。”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沈阳分院院长韩恩厚说:“科研成果及时有效转化的薄弱环节包括转化渠道、信息渠道、专业化人才。”问题的关键在于学术界的成果与産業界的需求不合拍,一些企业的技术承接能力欠佳。 

  为此,中科院沈阳分院在推动学术界与産業界对接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和探索。“沈阳分院与地方政府开展双向调研摸需求,并举办專題对接会,让科学家和企业家成为朋友。沈阳分院还鼓励中科院专家与地方企业就行业难题开展联合攻关,每年会选派10多位科技副職在遼魯地方政府挂職,並派出科技特派員到企業,進而有針對性地開展合作。韩恩厚希望这些举措可以为双方实现高契合度的对接,推动学术界和産業界各自向前一步,共同弥合鸿沟。 

  科學家和企業家關注點不同。科學家關注技術的創新,通常以在頂級期刊發表文章爲目的,而企業家則關注技術,以追求市場占有率和利潤爲目的。 

  沈仁芳说:“当前,国内大部分研发项目的指南来源于学术界,并非市场急需解决的问题,科学家和企业家在研发方向上尚未达成一致。”他呼吁在保障一定比例研究经费用于开展基础研究和重大科学装置外,一些涉及産業科研项目的指南可以由企业为主参与编写,并由企业提供匹配資金,这些匹配資金未来可以通过国家税收优惠等政策返还。 

  沈仁芳還給出了一個培養技術經紀人的解決方案: 

  “一是由政府出台政策,鼓勵社會資本或財政科研經費入駐高校和科研院所,設立市場化的技術孵化基金,完成科研成果的中試,實現成果的最終應用。二是改革科研成果轉化人才的評價體系,讓更多的技術人成爲技術經紀人。” 

  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師範大學副校長朱曉進提交了一份關于促進高校成果轉化的提案,建議我國應鼓勵高校成立負責科技成果轉化的科技服務(集團)公司,獨立核算、自主經營、自負盈虧。 

  这与全国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先进制造技术研究所所长王容川提出的“一所两制”模式不谋而合。“一所两制”指院所可以探索运行新型研发機構,把科学家系统、工程师系统和管理经营阶层整体融合起来。“纵向项目、横向项目、産業项目,这些项目都需要人来做,而‘一所两制’的制度安排,可以把这几类人装进一个体系,各安其位、各守其责,以制度的力量保证科学、技术和産業真正地融合。”王容川说,“对一些确有潜力的技术成果,鼓励科研单位自己投资继续跟进,直到把新技术、新工艺研究成熟,并在一些企业应用成功后再投放市场。” 

  更多政策爲成果落地保駕護航 

  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院士、中科院遺傳發育所研究員曹曉風認爲,科研人員推動成果轉化的積極性,還須有更多政策做保障。 

  在沈仁芳看来,从制度上完善科技成果权属管理,明确技术成果转化的定义和标准,明确科研機構可自主处理权益的范围等,可以解除科研人员的“后顾之忧”。 

  比如將技術權益通過約定方式賦予科研人員或企業方等,爲技術成果的市場轉化“松綁”。科技成果的權屬確認工作可以結合實際情況,在科技成果形成時和轉化前完成。 

  曹曉風表示,以分子育種技術爲例,基因編輯技術一直呈活躍發展態勢,正進入成熟與穩定階段,但其市場化目前仍是一個待解問題。 

  “掌握了基因編輯技術中重要編輯位點的知識産權,就有可能在分子育種方面實現技術壁壘。而政策的改變有可能激發企業和個人對未來市場的期待。”曹曉風說。 

  含有新技术的科研成果如何更快转变成生产力?在曹晓风看来,还是要让科研機構和科研人员更有“安全感”。 

  比如除涉及国家安全、国家利益和重大社会公共利益的科技成果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实施管理外,让科研機構和科研人员对持有成果有自主决定转让、许可的权利。主管部门及单位可减少或取消审批备案程序。 

  “对于科研機構取得的职务科技成果,所属单位两年内未实施转化的,成果完成人或团队拥有优先处置权。这样能更好避免科研成果浪费,提高科研人员积极性,提升成果转化效率。”曹晓风建议。 

    

  本文由中國科訊(微信號:Sci-think)綜合編輯整理自以下文章: 

  1. 任芳言 秦志伟《成果转化,多少梗阻被打通?》 中国科学报 

  2. 沈春蕾 赵广立《跨越科技成果转化的无人区達爾文死海》中國科學報 

  3. 高雅丽《丁奎岭委员:引入社会投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科学网